外媒称美国压力政策迫使朝鲜制造核武器

没有一个国家像朝鲜那样在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离开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2月18日文章】题:华盛顿的政策迫使平壤制作核武器   朝鲜的核试验受到国际社会强烈谴责。多国领导人和社会活动家发表讲话,谴责朝鲜粗暴破坏《不扩散核武器合同》,并践踏了所有国际法准则。   平壤行为的危险性不仅仅在于示威般破坏旨在禁止核试验的国际准则,也不仅仅在于造成本国和包括韩国、日本及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邻国出现辐射风险,还在于它为一些像朝鲜一样想拥有核武器的门槛国家提供了一个坏榜样,为最可怕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制作了前提条件,这种武器最终可能降入国际恐怖分子手中。   但让我们从另一方面稍作思考,朝鲜当局为何要如此执迷不悟地渴望拥有核武器?为何金日成及其子金正日,还有今天其孙子金正恩当政时都发生了这种事?平壤为何需要核弹?不管有多奇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社会和政治制度以及执政当局,使其免遭“关心”朝鲜人权和民主状况的外部势力的压制和可能的侵略。哪些国家在为这种问题坐立不安就不用说了。平壤认识到,萨达姆没有核弹,他的下场无需赘言。卡扎菲也没有核弹,其下场及其国家的命运十分悲惨。巴沙尔?阿萨德也没有核武器,其国家当前的境遇同样有目共睹。平壤想到,保护自身安全的唯一可能就是拥有自己的核武器,即便会遭受国际社会的极大压力和联合国安理会的最严厉制裁。   出路何在?显然,加强制裁不可能处理朝鲜的核问题。但问题甚至并不在于这里,而在于为了防止核武器在全球的扩散,目前情况下是防止朝鲜出现核武器,世界重要国家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这个问题更为紧迫。我们认为,答案只有一个,即为朝鲜提供明确的法律保障,不对其使用武力,不企图以暴力推翻现政权。这首先涉及美国、韩国、日本、俄罗斯和中国。国际社会有过这种经验。   1992年,在苏联崩溃及其原址上出现4个核国家――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后,莫斯科与华盛顿同这些国家签署了加入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合同》的里斯本议定书,后来1994年又在布达佩斯签署了为保护明斯克、基辅和阿拉木图的安全提供法律保障的备忘录。这一文件迄今仍然有效。向平壤提供这种保障,同时采取人道和经济援助等其他措施,也许能够使其停止制作核武器。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月17日文章】题:朝鲜所看到的世界是有核世界   朝鲜的金氏家属所看到的世界是有核的世界。朝鲜在一定意义上诞生于世界上唯一一次使用核武器的时代。1945年,投在广岛和长崎的核弹促使日本早于预期投诚。   朝鲜现在拥有两种分别基于钚和铀的不同核能力。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10年前,小布什将朝鲜归于“邪恶轴心”国家之列。我们现在知道这是一名年轻的演讲撰稿人笔下的一种修辞说法,当时他需要向名单中添加一个非伊斯兰国家。但在平壤看来,名单上的一号国家伊拉克立即遭美国入侵,其政权被推翻,领导人被杀死。在二号国家伊朗制作出核弹前对其发动进攻仍在公开讨论中。   金氏家属还看到其他违反核合同的国家包括以色列、巴基斯坦和印度均安然无恙。没有一个国家像朝鲜那样在加入《不扩散核武器合同》后离开。但每个国家都经由过程核武器使自己坚不可摧,并且都得到了美国的援助。这样的双重标准使得金氏家属错误地以为,如果他们坚持下去,他们也能够安然渡过。   在一定程度上他们的确能幸运逃脱。与过去一样的一轮联合国谴责和制裁尽管合理,但迄今为止并没有获得什么成功。坦率地说,制裁的空间已经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