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玉成: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不是第二强国

乐玉成谈中国与世界关系
  乐玉成驳西方抱怨:中国受保护主义之害严重   乐玉成回应大象、蚂蚁论:中国是成长中的大国   中新网北京4月10日电 题:乐玉成谈中国与世界关系“三问”   记者 张朔   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乐玉成10日在北京发表演讲,坦率回应当前三大热点问题――“如何看世界”,“如何看中国”,“如何看中国外交”。   当天下午,“国研论坛”在中国国际问题研讨所举办,列国驻华大使、外交领域专家学者及中外媒体记者与会。乐玉成在论坛上发表题为《站在新起点上的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演讲。此前,很多外国政要如总理、副总理、外长都曾在“国研论坛”发言,而中国高级别官员还是第一次站上这个讲坛。   一问:如何看世界?   乐玉成说,世界正在发生史无前例的巨大变化,而最大的变化有两个――   其一,列国已被深深地“网”在一起,真正是“一枯俱枯,一损俱损”。在这个相互依存的世界里,同船共济、合作共赢已不是一种选择,而是别无选择。要抛弃你上我下的“翘翘板”思维,停止你输我赢的“零和”博弈,大力倡导和平生长、合作共赢的理念。   其二,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力量快速崛起、群体性崛起。他坦承,各方对此看法并不一致,有人喝采,有人不看好,也有人惊呼“狼来了”……这是对新兴力量的偏见。我们要看到,新兴力量是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的关键力量。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已成为世界上不可或缺的大市场。刚刚结束的金砖国家领导人新德里会晤,就推动全球经济治理、处理全球生长等问题获得重要成果。   “新兴力量崛起绝不是什么麻烦和挑战,更不是威胁,而是对世界的重要贡献和难得机遇。”乐玉成说,“我们要抓住而不是错过这个历史性机遇,同新兴力量联袂合作,共同维护世界的生长和稳定。”   二问:如何看中国?   乐玉成说,中国的快速生长和变化是牵动世界大变化的关键要素,也是这一变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如何认识当代中国,乐玉成谈三点看法。   第一,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不是第二强国。   “美国国务院前政策计划司司长斯劳特女士曾对我说过,中国既是世界上最大的生长中国家,同时又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这种矛盾的现象历史上从未有过。”乐玉成说,这增加了世界正确认识中国、准确界定中国的难度。比如近来有人批评中国是一个“选择性的利益攸关方”,称中国依据需要把自己说成是“大象”或“蚂蚁”,希望中国能够成为“全面的利益攸关方”。这种说法对中国是不公平的。   乐玉成表示,中国是成长中的大国,也是生长不平衡的大国。虽然获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但短板还很多。要承担更多国际义务、发挥大国作用,“非不愿也,是不能也”。   这位酷爱体育运动的外交官当天还用中国体育来作譬喻――中国在北京奥运会上金牌总数第一,跳水、乒乓球更是优势明显,但要拿足球金牌谈何轻易。并非中国人不想要这块金牌,中国球迷做梦都想,但现实是中国足球没这个能力。这不是选择不选择的问题,而是能与不能的问题。   第二,中国快速生长靠的是苦干加实干,而不是投机取巧。   乐玉成说,现在有一种论调,称中国的快速生长是占了别人的自制,动了别人的奶酪,是利用不公正不合理的游戏划定规矩投机取巧的结果,对此我很难理解。中国的生长无疑离不开世界,我们不会忘记其他国家以及国际社会对中国临时的支持和帮助。但必须承认,中国的生长首先还是靠中国人民的辛勤劳动和艰苦奋斗。   他援引一篇报导说,美国总统奥巴马曾问乔布斯:“能不能将苹果生产线从中国撤回美国?”乔布斯回覆:“不行,因为不会有美国人愿意像中国人那样加班加点、不知疲倦地干活”。而欧洲不少国家法定带薪休假每年20到30天,中国只有5到15天不等。   “我们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中国的生长重要靠的是13亿人的智慧、奋斗和牺牲精神,是中国人辛辛苦苦干出来的,不是占别人的自制投机取巧得来的!”   第三,让13亿人过上好日子是中国压倒一切的大道理。   乐玉成说,对于中国存在的各种问题,中国人自己最清楚,最知道轻重缓急在哪里。中国已有13亿5千万人口,这是中国最大的国情,是考虑一切问题的基础出发点。   他用一系列数字和对比向在座中外人士解释这一点――在欧洲有1400万人口绝对算是大国,中国就相当于100个这样的“大国”。中国每年要处理2500万人就业,大体相当于5个丹麦,今年大学毕业生估计有680万之多,相当于一个瑞士。中国残疾人有8300万人,和德国人口一样多。   “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让13亿人过上好日子。”乐玉成说,“与这个问题相比,我认为其他问题都是重要的。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这是压倒一切的大道理,其他都是小道理,都要服从这个大道理。”   三问:如何看中国外交?   “今天正好是开年以来100天,在这短短的100天里,中国外交已经干了不少大事,显得更加活跃、进取、有为,并已在各个方向全面展开。”   乐玉成说,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没有尽到一个大国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我对此不能同意。中国向来是负责任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国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国际上积极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捍卫原则,不谋私利。中国负责任不是为了取悦某些国家,看某些人的脸色行事,不是“只埋单不看账”。对一些违反原则的错误行径,中国说“不”也是负责任的表现。   “我很赞赏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前不久所提出的,要为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如何相处这个老问题寻求新答案。”   乐玉成说,我认为这个答案已经有了,那就是合作共赢,可以将其称为“新型的大国相处之道”。这个“相处之道”的关键是要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和严重关切,客观理性地看待对方的战略意图,管控好分歧和矛盾,避免战略误判,避免刺激对方,避免恶性竞争。新兴大国不挑战守成大国,守成大国也要容得下新兴大国。   乐玉成说,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最富活力和最具潜力的双边关系之一,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关系之一。21世纪的中美关系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包容、合作、共赢。   “60后”乐玉成是中国外交部主管政策计划事务的部长助理,被外交学界誉为对中国外交政策有非常深入的理解和研讨,而且是重要的决策人物之一。